2008年10月13日星期一

中風急救法

李察按:

謝謝讀者 Peggy 寄來這則文章,可惜李察太遲看到。
李察的九十二歲外父,己經不治。他也是中風的。
當時他也是咀歪了。還以為他只是假牙鬆了、、、

-----------------------------------

保住老命

患了中風,腦部的微血管,會慢慢的破裂,
遇到這種情形,千萬別慌,患者無論在什麼地方…
《不管是浴室、臥房或客廳。》,
千萬不可搬動他。
因為,如果移動,會加速微血管的破裂。
所以要先原地把患者扶起坐穩以防止再摔倒,
這時才開始【放血】。
家中如有專為注射用的針,當然最好,
如果沒有,就拿縫衣用的銅針,
或是大頭針,用火燒一下消毒!
就在患者的十個手指頭尖兒
《沒有固定穴道,大約距離手指甲一分之處。》刺上去,
要刺出血來【萬一血不出來,可用手擠。】,
等十個手指頭都流出血來《每指一滴》,
大約幾分鐘之後,患者就會自然清醒!
如果嘴也歪了,就拉他的耳朵,把耳朵拉紅,
在兩耳的耳垂兒的部位,各刺兩針,也各流兩滴血,
幾分鐘以後,嘴就恢復原狀了。
等患者一切恢復正常感覺沒有異狀時再送醫,
就一定可以轉危為安,否則,若是急著抬上救護車送醫,
經一路的顛跛震動恐怕還沒到醫院,他腦部微血管,
差不多已經都破裂了。
萬一能夠吉人天相,保全老命,
能像孫院長,容得勉強行動,那得要靠祖上的庇蔭了。
放血救命法,是住在新竹的中醫師 夏伯挺 先生說的。
且是經自己親身實驗,敢說百分之百有效。
大概是民國六十八年我在台中逢甲學院任教,
有天上午,我正在上課,一位老師跑到我的教室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 劉 老師快來,主任中風了!』。
我立刻跑到三樓,看到陳幅添主任,
氣色不正,語意模糊,嘴也歪了,很明顯的是中風了。
立即請工讀生到校門外的西藥房,買來一支注射用的針頭,
就在陳主任十個手指頭上直刺。
等十個手指尖兒都見血了《豆粒似的一滴》。
大約幾分鐘以後,陳主任的氣色就變過來了,
兩眼也有神了,只有嘴還歪著,我就拉搓他的耳朵,
使之充血,等把耳朵拉紅,就在左右耳垂之處,
各刺兩針,待兩耳垂都流出兩滴血來,奇蹟就出現了!
大約不到三五分鐘,他的嘴形,恢復正常了,說話也清清楚楚了。
讓他靜坐一陣子,喝了一杯熱茶,才扶他下樓,
開車送到惠華醫院,打一罐點滴,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就出院回學校上課了。
一切照常工作,毫無後遺症。
反觀一般腦中風患者,都是送醫院治療時,
經過一路震盪血管急速破裂,以致多數患者一病不起,
所以腦中風,在死因排行榜上高居第二位,
其最幸運者,也僅能保住老命,而落得終身殘廢。
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病症。
如果大家都能記住這《放血救命》的方法,
立刻施救,在短短時間它能起死回生,
而且保證百分之百的正常。
這個急救法,希望大家告訴大家。
那腦中風,在死因排行榜上,就可以除名了。
● 閱後傳知他人,功德無量!●

(李察按:轉載此文,同樣是「網上傳言」,並未能確切查証效果,在並無確証之下,只供參考,敬請注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