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7日星期一

horowitz 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賽

據知,horowitz 是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賽,

所以他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比賽是抹殺藝術可變性的兇手,

是參賽者討好評判的場地.

當然,冇競爭又何來進步呢?參加比賽可以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裡

不知那兩分多鐘的曲目花了他多少時光呢?

比賽是殘酷的,尤其在宣佈得獎人後,那種悲喜交雜的氣氛

自己都曾經比賽過,我冇嬴,有三個人冇輸

失望極了,好像所有努力都白費

令我慚愧的,是我當時堅張極了,心跳極速,手幾乎所程微震著.

我竟然不能投入到音樂去



李察的回應:


謝謝你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呢。
從某種角度看,這類的比賽,好像讓人的一生都投進去賭搏,
也真的是太殘酷了一些。

問題是,當我們自己,能不能有這樣的「悟」,知道了一切
都不過是一種充分投入的努力?

之不過,這樣的「悟」也真的是太難太難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