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7日星期三

回應(請參看「星期天籟」)

1.係Brahms唔係Brahm

2.弄傷手指的是Schumann,唔係Brahms

3.我冇話從技術這道門,就能夠進入那無限崇高的殿堂
我只知道技術不可或缺,

4.vladimir horowitz 20歲之前都係日練夜練,
但佢仍彈到有生命力的音樂:上youtube聽下佢ge mozart sonata ..etc
(當然,除左練琴,佢都有睇經典,研究美術等)

5.我唔知你所謂的'靈性修為' ,
作為你多年的讀者,我只有勸你寫野'實際'一點;
近日發現了一本書:黑白溢彩-荷洛維茲的藝術
這作者的風格'實際'得多,望你學習

6.我開初的動機是批評你對liszt的看法,由始至終我都冇問題
所以你不應該以'你的問題,其實是十分典型'作開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