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9日星期三

一次重整思維的體會

尊敬的李察先生

您好! 前陣子累壞了, 早幾天在家中不支倒地, 送醫院了. 病牀中卻更發現自己的思想更澄明, 真是一個unintended consequence呢. 附上在FACEBOOK的一篇劣拙分享, 也想給您看看.

By the way, 在早陣子的辛勞中, 發生了一件'怪事'. 我向來是聽流行音樂的, 弟弟非常不屑我的音樂品味, 但當時我是無法了解他的. 早前因為學習工作兩忙, 精神透支不想聽流行音樂了, 才隨意打開星期天籟的一些音樂, 竟然開始'聽得入耳', 還自覺有點懂得欣賞.

很有趣呢. 弟弟播莫扎特系列包括, 給我放鬆心情. 後來他趁我不為意 "玩野", 轉播Unlock the Creative Mind, 我便立刻發現了. 另外, Relax the Mind系列其中只有一首小調樂章 (我當然是不懂分大小調啦), 但在疲累的狀態下, 我一聽到那支歌, 便叫弟弟換歌了, 弟弟嘖嘖稱奇.

所以, 李察先生, 你不要灰心呢. CLASSICAL MUSIC是能夠長存不朽的. 當然我現在不能全然摒棄流行歌, 我笑稱這是雅俗共賞.

最後, 因這星期在家休養, 我也在看自己喜歡的東西, 以下有3段日劇女王的教室片段, 我太喜歡當中老師的教導了, 希望你也喜歡.

什麼是幸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1eE6QVPFC4&feature=related
人生在世總有不安的時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4bfSz3XdIE
Aloha的意思: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kj2UPUivt0&feature=related

一下子給您這麼東西, 實在有點不好意思呢. 希望您不要介意, 因為我當你是我的老師跟朋友呢.




5月13日 我在家不支倒地
Share
Sunday at 5:05pm | Edit Note | Delete
5月13日, 打算請半天病假, 我在家中睡至11時. 醒來的時候覺得暈眩 , 肚子餓的感覺也異常強烈. 本以為是肚餓, 打算先梳洗再立刻吃早餐. 沒想到如廁後天旋地轉的感覺來得厲害, 我來不及大聲求救, 眼前便雪花盡現, 然後是漆黑一片. 只記得自己還懂扶著洗手盆及馬桶, 然後倒在地上.

忘了自己暈了多久, 但應該也不超過一分鐘. 清醒一點後的我大喊: “媽媽, 我暈左!”

“開門呀! 快D! 快D開門呀!”

我的頭撞傷了, 隠隠作痛. 沒有力站起來. 但還是把門開了. 現在回想起來, 也不知為何會把門開了.

媽媽扶我回牀上, 我依然肚餓非常. 一會後, 我大喊: “我要食野! 我要食野呀!”

先吃了一些蔘湯, 然後媽媽趕緊給我吃了一碗粥. 非常餓的我吃得很急.

強烈飢餓的感覺還沒有消除, 我 “命令”了弟弟立刻給我買葡萄糖水. 但喝完後仍餓, 我"命令"妹妹給我果JAM麵包..

不久我打了電話回公司, 說我暈了跌倒, 不回公司了. 然後我累得要命, 想睡一會. 沒想到暈眩的感覺太厲害, 我更在牀上嘔吐起來.

同事又打回來, 叫我快點入急症室. 我本打算躺一會才算. 媽媽也覺得入急症會令人認為我身體不好.. 但天旋地轉的感覺太要命了, 不久我激動狂喊: “我要CALL白車! 我要入急症室!”

送將軍澳醫院途中我不停淚流…雖然腦掃描結果沒有事, 但5時多我被轉送至聯合醫院, 一位阿姐問我為我雙眼那麼腫.. 原來我淚流了一整天也不自知

我很記得當天頭腦彷似套上了緊箍咒的感覺. 原來早一天我完成了PAPER, 但腦子仍沒有放鬆下來. 那個在病牀的下午, 不斷浮現是兩個半月來工作加學業緊張的情境, 大概是覺得太辛苦. 哭了一個下午, 哭為何自己要如此田地

***

過去兩個多月, 工作上要做一本200頁的書, 因希望盡快完成學業, 下班後還要上課修讀2科, 免了很多朋友聚會. 連一向最愛的散步也沒有. (李察按:這是絕不可以放棄的散步休息,而你竟然忙得這樣、、、寫出來,讓多些人有所
警惕。要注意了。)

忙完整天工作要再上學. 根本是累透了, 結果是上課的時候又睡著. 因為怕不合格下年要廷續這種生活, 星期六日雖然很累也迫自己要溫習. 復活節假期我也是在家中溫習, 基本上沒有好好的休息過.

有一次, 我因為溫書而沒有私人時間, 心情很糟. 結果我竟然因為找不到一件衣服這芝麻小事在家中哭起來.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 有情緒病是不出奇的. 我告訴自己, 如果考試不合格, 這個MASTER是不能要的.

不過老實說, 學期的下半段, 我真是有努力過, 盡了學生應盡的分.

但是快樂指數真的很低.對生活多了很多埋怨

***

在聯合醫院待了2日. 第一天幾乎是整天迷糊地睡, 有時還覺得醫院的電視有點擾人. 經過一天的休養, 第二天我在牀上開始懂得甚麼是悶. 也想起救護員哥哥及Eric Yu, 在牀上愉笑起來. 還驚覺自己睡的病牀可能 “瞓過好多死人”, 我知道有這些想法, 我好多了.

這幾個月, 我自覺做事事倍功半, 我判斷自己是因為stress and excessive use of brain, 身體才嚴重失衡. 當天我打了電話給Au Sound及雅兒, 想告訴他們自己的想法, 相信他們對心理學等的認識可以幫到我.

“Au Sound, 我本以為我考完試做完paper會很興奮, 會出去玩的. 沒想到便立刻大病了” “是啊! 聽起來是excessive use, 交完paper 您便撑不住了.. 雖然不像是permanent damage, 但我勸您還是快點恢復行山耍太極..”

“好奇怪啊! 這幾個月我覺得自己有memory loss, 雖然重看自己寫的東西仍覺coherent, 但常出現一個情況是我可以很快忘了自己寫過什麼” “這是可能的. 因為腦分很多部分, 雖然負責logic 那部分仍然function well, 但出現memory loss的情況仍是可能”. 我還告訴Au Sound三月時曾經心翳而看醫生, 醫生說是因為stress. Au Sound告訴我是因為under stress, 身體internal balance受影響, 血管收縮才心翳

我告訴雅兒我自覺現在的情況沒有比中醫說的傷神更貼切. 雅兒跟我說要看清問題的根本. 不要亂服藥. 我那天那麼餓, 很大可能是internal imbalance, 腦部發放的signal 錯亂了. 現在還是多吸收維他命B及優質蛋白..

可怕的是,腦細胞死掉是不會復元的. 相信這幾個月應該死了不少腦細胞…

今天隨便翻翻早前買的易經養生書籍, 書中說道: "心腦是五臟六腑的總轄, 左右腦的交替使用才有利於腦的養生"

***

血壓跌至80幾30幾. 這次病倒, 幸好沒有一些麻煩的手尾, 但在醫院住了兩天, 卻確立自己對生命的看法, 也更了解自己的價值觀.

我是個很需要閒暇的人. 以前在中大也是盡量把課堂安排在上午, 下午自己喜歡作什麼便作什麼. 選修科目也是越少越好. 不要理會我沒有maximize use of resources, 我成績很好.

我喜歡行山行公園耍太極.

I am not aggressive and ambitious. 係, 我認我唔捱得. But so be it. 我對生活的要求不高.

我很明白雖然不是惡意, 但周遭很多人仍喜歡對您ask for more. 我不會再容許過去幾個月的情況再次發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