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吃飯的機械人

 

 

約翰不是機械人。他是一個真的人,在一家工廠工作。工廠租來許多機械人,機械人每天來工作,晚上則回到母廠充電。又不幸因為公共交通較為便宜,機械人都是乘坐公共交通來的。所以,小鎮上的居民,時常都無法分辨,那一個是真人,那一個是機械人。

 

約翰是機械人的管工。他的工作是處理機械人的日常工作。機械人是很像真人的,附近的人常常以為約翰也是機械人。他們常常無故打他一下,或者捏他一把,甚至不懷好意地亂摸他。約翰常常為此而苦惱。

 

每當下班,他常常會到附近的酒舖喝酒,有時一喝便通宵,天亮才離開酒舖上班。他的工作地點是為機械人而設的,燈光不足,空氣也不夠。其實他是頗為氣悶的。

 

有時他也會想,究竟自己和機械人有甚麼不同。他試過很多方法了。穿戴得體些,又刮好鬍子。但其實這樣做,人們更覺得他似是個十足的機械人。

 

終於他想到了。機械人是不吃飯不抽煙的。從此,他每次外出,都吊一枝煙在嘴角。他似乎是跟機械人有區別了。他為此而高興了許久。

 

鎮上居民也會得和他打招呼了,他在附近的咖啡店,和女侍們打情駡俏也比較自然。女侍們也不會以為他不是人了。

 

一天,當他如常地在工作間巡視時,忽然覺得激憤。因為他看到,在生產綫上的二十個機械人當中,竟然有一個在嘴角上也吊著一枝煙在抽。

 

他大怒呼喝:「喂,你呀,出來!」

 

沒有一個機械人有反應。因為機械人不知道他駡誰。

 

這使得他更加憤怒。他說,「你怎麼敢在我的車間裡抽煙!」他走進生產綫裡,想把那抽煙的傢伙揪出來。他想痛打那機械人一頓,教訓他。

 

那機械人只消一句話便制止了他。那機械人說:「先生,你知道弄壞了我要賠嗎?我值多少錢你知道嗎?」

 

約翰一下子便呆住了。他當然知道,一個機械人的價值等於他全年收入的總和,他是絕不想賠錢的。他竭力控制自己,顫著嘴皮說:「請告訴我為甚麼你要抽煙。」

 

那機械人說,「這個我不用告訴你。這是工作規程中沒有寫明的。」

 

約翰還想回嘴,那機械人又說:「這是與你無關的。這只是我和我的創造者之間的事。」

 

那一個晚上,約翰又再去酒舖。他知道,這一晚肯定他是不會睡得好的。他要喝酒鎮靜自己。

 

到底我值多少錢!真是很容易算出來的。如果一個機械人等於他一年的總收入,那麼,一百個機械人就等於他整個人的價值了。雖然他也知道,他也不可能工作一百年那樣久。

 

思想其實是很危險的事。

 

此刻,他就站在工廠的天台上了。那是一幢兩百層高的工業大廈。他想跳下去。因為他實在是太煩了。

 

他仰頭上望。心想,如果機械人能夠和他的創造者溝通,那麼我呢!我能和我自己的創造者溝通嗎?請問到底我有甚麼價值!

 

上面的天空是非常光亮的白色。他站在那裡三個小時,但上面一點訊息都沒有下來。

 

天台的門,緩緩的打開了。

 

兩位女性機械人,捧著一個盤子的點心和飲料進來。

 

頭一位女機械人用一種非常溫柔的語調說:「先生,您請坐呀,我們把老人請來了。」第二位女機械人張羅桌子和椅子時,老人進來了。

 

老人說:「你好呀,約翰。我們聽說你有一個問題,想借這機會,給你說明一下。」

 

約翰有點錯愕。老人沒有理會,只是繼續說:「你問到人的價值問題。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曾經提出這問題的人,我們都會加薪給他的。」約翰聽到這裡,有點高興。他其實很想知道,加薪是加多少。但只是「嗯?」了一聲,注視著老人。

 

老人簡要說了一句: 「人的價值在於,他能夠知道人和造物者之間的界綫。」

 

約翰有點迷糊了:「先生,您的意思是甚麼?」

 

老人微笑著說下去:「創造者要你們成長,他鼓勵生物之間的爭戰。這樣,生命才會在競爭中得以進步。這就是你們經常需要打仗鬥爭而且不會快樂的理由。現在,是人類自覺成長的時候了。你們可能需要用自己的能力去成長。你們不可以試試另一種方式嗎?不可以在和平之中競爭嗎,不可以放棄鬥爭嗎?」

 

約翰有點茫無頭緒:「先生,您的意思是甚麼呢?」

 

老人說:「這就叫做智慧。如果你們有了智慧,也不需要再問造物者甚麼了。」

 

老人離去之後,約翰沈思了許久。他始終無法斷定,到底這老人是一個人呢,還是一個高級的機械人,又或這老人真的是造物者也說不定的。

 

下個月,約翰真的獲得加薪了。他很高興。

 

李察分享  20180329

leecha.blogspot.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