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察通訊 leecha.blogspot.hk

leecha.blogspot.hk

2018年8月23日星期四

酒與蠟燭





有一次,酒偶然低頭看看自己,吃了一驚。這時,酒的身體只剩下一半了。

拿著酒杯的人嘆息:「唉,我的酒只剩下一半了。

在一旁的蠟燭問酒說:「為甚麼你這樣不開心?」

酒說「我只剩下一半了。

蠟燭笑說「好得很呀,我也是。」

酒說「你還笑得出?知道你很快就要完蛋了嗎?」

蠟燭說「如果你的問題問錯了,你就會看見半個身體。」

酒不明所以「你說甚麼?

蠟燭說「你只要知道你是甚麼,不需要知道你有甚麼。」

酒低頭想了一會「我是酒。」

蠟燭說「你滿意嗎?」

酒說「大致都是滿意的。我可以使人哭,使人笑,使人說出心裡真話,我常常幫助人懺悔。

蠟燭說「你滿意自己是酒嗎?」

酒說「滿意。」

蠟燭說「我的想法和你一樣。」

於是,兩位都笑起來了。





.

2018年8月19日星期日

蠟燭的故事




蠟燭燃燒了一生,一向都是很愉快的。現在,他的蠟快要用完了。他很不高興。

老人說:「你辛勞一輩子,也該休息了。」

蠟燭說:「我的光那裡去了?他們都在那裡?」

老人說:「你的光,曾經幫助了很多人呢,你記得嗎?

蠟燭說:「唉,我怎麼會不記得不過他們從不回來。」

老人說:「你想他們回來嗎?

蠟燭說:「當他們在的時候,我總是快樂的。他們常常在我這裡唱歌、跳舞,有時也在我的身旁看書。真的很想念他們,我實在是太寂寞了。」

蠟燭一邊說,一邊哭。溶了的蠟滴下來,一點點的好像下雨。老人看到蠟燭在哭,便又問:「你哭甚麼啊?」

蠟燭說,「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很想他們。但他們一個也沒有回來。」

老人說,「我也是,我也很想念他們。」

蠟燭說,「人們用我來記錄時間,但現在我的時間都沒有了。如果我不能把光要回來,您可以替我把時間要回來嗎?」

老人說,「噯,時間其實是...」

蠟燭說,「請不要告訴我時間是甚麼,我太笨了,這些複雜的道理我不會明白的。我只想把時間要回來。我想我的所有老師和朋友都回來,我想我的爸爸媽媽都回來。求求您,我真是十分寂寞啊。」

老人說,「你有鉛筆嗎?」

蠟燭說,「有的。」

老人說,「你把他們的故事都寫出來,他們便都會回來。」

蠟燭看定了老人,心有點動。因為老人曾經對他說,在故事裡是沒有時間和空間的,或者他可以把寶貴回憶都帶回來的。」

不久,蠟燭靜下來了。他靜了好久,都不吭聲。其實是他的蠟已經用完了。要多流一滴淚,都已經沒有蠟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也不可能知道,蠟燭是快樂還是不快樂。我們只知道其中不太重要的一點。他拒絕老人的解釋,就錯失機會了。他不會知道,甚麼是時間。如果他知道甚麼是時間,會好過一些。

這時,來了一個小孩。

小孩喜歡玩蠟,他用一把小刀,把流下的燭淚堆起來,燭又燒旺了。

蠟燭呻吟了一下,他從未想到,會有這種轉變的。雖然他早已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孩子。他也完全明白,火是最堅毅的。火是總會燒起來的。

蠟燭又問,「請問我可以把時間都要回來嗎?」

老人說,「其實很久前你已經知道我的答案了。

蠟燭說,「到現在仍是有效嗎?」

老人說,「有效,當然有效。」 

蠟燭說,「那麼你不會拒絕我了?

老人說,「我不會拒絕。你的機會是無限的。」

正好就在這時,一群青年人來到了。他們清理地方,又帶來很多新的蠟燭、飲品,還有桌子椅子等。好像是要慶祝甚麼。

他們利用老蠟燭的火,燃亮了新的蠟燭。

蠟燭忽然覺得快樂了。他覺得十分快樂。他有了新的生命,還有很多新的朋友。





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

龜勝狼

龜勝狼




烏龜爸爸在會上致詞,但所有的烏龜都沒有留心聽。因為他們不相信。烏龜爸爸太理論化了,而理論化就是不實際。而且他也太慢了。因為狼很快就要來到了,大家都想快些把狼趕走,像從前那樣過和平日子。所以烏龜們召開了大會,提出緊急應對的方案。

烏龜爸爸說,你們應該以作一隻烏龜為榮。這就是對抗惡狼的最好方法。但大家都認為,這是可笑的。我不是已經是一隻烏龜了嗎?我怎樣去 "作" 一隻烏龜呢?

烏龜爸爸解釋了很多次,他以為,那才是對抗惡狼的唯一方法呢。但只有很少數的烏龜相信他。
他們以為,最好是擁有一套狼的牙齒。不少的烏龜相信,他們的天生缺陷就是欠缺了牙齒。他們只有喙,而喙裡面是沒有牙的。所以,他們以為,擁有一套狼的利牙,才是最要緊的。而且他們都十分認真,以為這才是頭等大事。所以,當消息傳來,說狐狸先生所開設的便利店裡有牙齒出售,大家都驚喜非常。他們去檢視了一下,當他們看到,狐狸先生所出售的牙齒真的是像刀鋒那樣銳利,而且雪白如同荒塚白骨,大家都覺得絕對是物有所值。這牙齒第一次出現在一隻年青烏龜嘴上,簡直是哄動一時,大家都異常興奮。而所有的雌龜們,不約而同的尖聲大叫,如同發狂。都覺得,這才是最英俊最有吸引力的烏龜。也可想而知,狐狸先生的生意是多麼好了,他簡直是發財了。在烏龜世界裡,雪白的外鑲牙齒已經成為流行時尚。

會議還未有終結,狼就來到了。想不到的只是,烏龜們的行動卻是迅速非常, 大家滾的滾,逃的逃,走得清光。只剩下似乎是走不動的烏龜爸爸。他真的是太慢和太老了。當烏龜們逃跑的時候,情況混亂。地上還有不少雪白的外鑲齒,都是剛才散落的。

當狼看到這些留在地上雪白牙齒時,哈哈大笑:「難道你想用這些牙齒和我打仗嗎!」

烏龜爸爸在喉間咳了一聲,也不打話,只是把尾巴和四肢都緊緊的收好。

狼十分憤怒,覺得受了侮辱。他開始去咬那烏龜。但他的牙齒,却無法把烏龜的硬殼咬得動。他只是不斷的用鼻子去哄那龜,他想,我始終會找到你弱點的。狼一邊在哄,一邊在繞著烏龜不停的轉。他十分肯定,烏龜遲早是要露出點甚麼,讓他狠狠咬一口。他確定,烏龜遲早會鬆懈,他的機會總會來到。但烏龜爸爸却是十分警惕地盤好了自己,像一堆鐵。

不用許久,狼就更換了策略。
他減慢了速度,耐著性子,一點一點的去嗅哄那龜。他想到,要先弄清楚, 這狡滑烏龜的身體不同部位,然後準確一擊到手。當他終於發現了烏龜的鼻子位置時,確實是有點興奮的。他發現了烏龜鼻子附近的氣息與其他部位不同。他不斷的哄嗅著烏龜的鼻子。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烏龜伸長了頸項,一下子狠狠的咬著了狼的鼻子。從來沒有人注意,原來烏龜的速度,竟是可以這樣迅猛的。烏龜咬中了狼的鼻子,就再也不肯放開了。人們說,烏龜是要等到天上劈下雷來,才會鬆開口的。

狼想鬆脫那鐵一般的鉗子,却是怎樣也不能夠了。他在劇烈的疼痛之下,像嬰兒那樣失聲啼叫,轉過頭,發足了全力的去跑。這往日十分有效的急奔,如今也失效了。他跑得十分快,劇痛使他迷糊,他完全不知道,原來他是帶著烏龜一起跑的。烏龜鉗在他的鼻子下,正在十分舒適地搖晃著。他是跑得這樣快,而且劇痛不可忍受,以至連烏龜鬆脫了也不知道。其實是他的整個鼻子,已經被烏龜的鐵嘴咬斷了。鮮血流下,但他只是盲目狂奔。


     X      X X  


烏龜啣著狼的鼻子,滾到了路旁的草叢裡。烏龜發現,狼的最美味部份,就是狼的鼻子。鬆軟非常的一口鮮肉,是少有的好享受。

正當烏龜爸爸在慢慢的咀嚼時,其他的烏龜也慢慢的聚攏回來了。

他們也開始漸漸的明白,原來對抗惡狼的最好方法,就是要好好的發揮自己。

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烏龜與小鳥



小鳥偶然看到一隻烏龜正在不斷的企圖爬上一處石窪。也許是烏龜不小心,跌進石窪,便再也爬不出來了。但見那烏龜不斷的努力上爬,但一下子又倒裁回去。烏龜只能伸出長長的頸項,支撐著把身體反正,但每次當他再嘗試的時候,都倒裁回去。

小鳥說,「烏龜先生,我可以幫你一把嗎?」

烏龜說,「好呀,真是謝謝你。你可以幫我帶一塊踏腳石回來嗎?如果我能借一點力,肯定是可以爬出去的。」

小鳥說,「好的,讓我試試。」

她立刻就飛出去尋找踏腳石了。回來的時候,她從嘴裡吐出了一顆像砂粒那樣大的石頭。這已經是她最大的能力了。
 
烏龜說,「噢,真是十分對不起。我其實早應該知道,踏腳石太重了,你不可能帶回來的。」

小鳥說,「不要緊的,我可以多走幾趟。」

小鳥來來回回的,也不知道多少趟。她只帶回了很少數量的砂子。烏龜嘗試著把砂粒堆疊起來,但不成功。雖然那小鳥已經十分疲倦了,但是,她還是想再飛出去。
 
烏龜說,「請你不要再去了。太難為你了。我也不想你犧牲生命來救我。我不如試試其他方法好了。」

小鳥說,「你多等一會兒,我會再去的。」
 
烏龜說,「不要不要。我會從地裡掘一些砂出來的。」說完,那烏龜就用他那强有力的喙去挖地上的石。那石上果然出了幾顆砂子。但幾次之後,烏龜已經滿嘴都是血了。

小鳥說,「不不,那是不能夠的。讓我出去再找多一些砂子回來。」也不等烏龜回答,小鳥又飛出去了。烏龜只能大嚷,「不要不要,那只會要了你的命。」

小鳥回來的時候,烏龜含著一泡淚水懇求小鳥。他說,「你是天使,但我不能用你的生命去換我的生命。就算你啣回來一噸重的砂子,我也不會出去的。我絕對不會碰你的砂子。」

小鳥說,「你也是天使呀。我留下來陪你吧。」

當他們彼此用淚水浸滿的眼睛互相凝視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快樂還是哀傷了。兩家都只是顫動著,好像觸動了電極的心靈,彼此溶合。

忽然之間,兩顆心裡同時出現閃光。
 
小鳥說,「或者我們應該試試其他的物料。」

烏龜說,「對對。」

小鳥再次飛出去。她啣回了一枝小枝條。然後又一根,再一根。她在石漥的邊上築了一個小巢。最後,她甚至帶回了一塊很大的泡沫膠。

當烏龜爬出了這石漥的陷阱時,兩個都忽然間狂喜了。小鳥在烏龜的背上,跳起了舞。

智慧充盈的烏龜和小鳥,從此成為了生死不渝的至交好友。



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

堅持

兩根短短的蠟蠋在對話。乙說,都燃燒一輩子了,只想好好享受剩下的日子。甲說,對呀,但該怎樣享受呢,我們每天燃燒,太累了。乙說,我想收火了。甲說,收了火,不就是沒得享受了嗎? 乙說,還是燒下去吧。發揮光熱,就是享受了。甲說,這才對了。
想不到的只是,兩枝堅持燃燒的老傢伙,身體卻是非常硬朗呢。

2018年4月8日星期日

猴子與小黃花


 

猴子在樹上哭泣。他很傷心。他是一隻老猴子。他剛剛送別了一個朋友。他的朋友死了。他想,不需要很久,自己也會死的。他很傷心,淚水好像滴下的雨水。

 

忽然他聽到下面有傳上來的喊話聲:「喂,不要哭了。你的淚水像為我沐浴啦。」原來那下邊是一朵小黃花。他的淚,像花心處的一顆珍珠。猴子走下來,細心地檢視小黃花。他是從未看過花的。他的眼中從來只有果子。這時刻,他發現,小黃花真是很美的。陽光照在珍珠上,珍珠在花心上。

 

他贊嘆說:「你真的很美麗。我可以把你帶回家嗎?」

 

小黃花說:「隨你喜歡吧。」

 

猴子把花戴在耳際。他們一起渡過了兩天快樂的日子。

第三天,猴子現小黃花快要死了。鮮艷的黃色已經不見,花瓣都灰白了。

 

猴子說,「怎麼啦,連你也要死了嗎?」

 

小黃花說,「是的。」

 

猴子又再想哭。

 

小黃花說,「我們從來不哭的。」

 

猴子說,「為甚麼?」

 

小黃花說,「我知道我會在你的心裡面。」

 

他們都感到快樂了。

 

猴子寫了一首歌記念小黃花。每當月圓之夜,他會唱起這首歌。

 

人們聽見猴子在嚎叫,都會說:「呀,又月圓了。」

 

但人們不會知道,到底那野外的孤猿,是在哭呢還是笑。

 

其實是一樣的。

 

李察分享  20180407

Leecha.blogspot.hk

 

 

 

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吃飯的機械人

 

 

約翰不是機械人。他是一個真的人,在一家工廠工作。工廠租來許多機械人,機械人每天來工作,晚上則回到母廠充電。又不幸因為公共交通較為便宜,機械人都是乘坐公共交通來的。所以,小鎮上的居民,時常都無法分辨,那一個是真人,那一個是機械人。

 

約翰是機械人的管工。他的工作是處理機械人的日常工作。機械人是很像真人的,附近的人常常以為約翰也是機械人。他們常常無故打他一下,或者捏他一把,甚至不懷好意地亂摸他。約翰常常為此而苦惱。

 

每當下班,他常常會到附近的酒舖喝酒,有時一喝便通宵,天亮才離開酒舖上班。他的工作地點是為機械人而設的,燈光不足,空氣也不夠。其實他是頗為氣悶的。

 

有時他也會想,究竟自己和機械人有甚麼不同。他試過很多方法了。穿戴得體些,又刮好鬍子。但其實這樣做,人們更覺得他似是個十足的機械人。

 

終於他想到了。機械人是不吃飯不抽煙的。從此,他每次外出,都吊一枝煙在嘴角。他似乎是跟機械人有區別了。他為此而高興了許久。

 

鎮上居民也會得和他打招呼了,他在附近的咖啡店,和女侍們打情駡俏也比較自然。女侍們也不會以為他不是人了。

 

一天,當他如常地在工作間巡視時,忽然覺得激憤。因為他看到,在生產綫上的二十個機械人當中,竟然有一個在嘴角上也吊著一枝煙在抽。

 

他大怒呼喝:「喂,你呀,出來!」

 

沒有一個機械人有反應。因為機械人不知道他駡誰。

 

這使得他更加憤怒。他說,「你怎麼敢在我的車間裡抽煙!」他走進生產綫裡,想把那抽煙的傢伙揪出來。他想痛打那機械人一頓,教訓他。

 

那機械人只消一句話便制止了他。那機械人說:「先生,你知道弄壞了我要賠嗎?我值多少錢你知道嗎?」

 

約翰一下子便呆住了。他當然知道,一個機械人的價值等於他全年收入的總和,他是絕不想賠錢的。他竭力控制自己,顫著嘴皮說:「請告訴我為甚麼你要抽煙。」

 

那機械人說,「這個我不用告訴你。這是工作規程中沒有寫明的。」

 

約翰還想回嘴,那機械人又說:「這是與你無關的。這只是我和我的創造者之間的事。」

 

那一個晚上,約翰又再去酒舖。他知道,這一晚肯定他是不會睡得好的。他要喝酒鎮靜自己。

 

到底我值多少錢!真是很容易算出來的。如果一個機械人等於他一年的總收入,那麼,一百個機械人就等於他整個人的價值了。雖然他也知道,他也不可能工作一百年那樣久。

 

思想其實是很危險的事。

 

此刻,他就站在工廠的天台上了。那是一幢兩百層高的工業大廈。他想跳下去。因為他實在是太煩了。

 

他仰頭上望。心想,如果機械人能夠和他的創造者溝通,那麼我呢!我能和我自己的創造者溝通嗎?請問到底我有甚麼價值!

 

上面的天空是非常光亮的白色。他站在那裡三個小時,但上面一點訊息都沒有下來。

 

天台的門,緩緩的打開了。

 

兩位女性機械人,捧著一個盤子的點心和飲料進來。

 

頭一位女機械人用一種非常溫柔的語調說:「先生,您請坐呀,我們把老人請來了。」第二位女機械人張羅桌子和椅子時,老人進來了。

 

老人說:「你好呀,約翰。我們聽說你有一個問題,想借這機會,給你說明一下。」

 

約翰有點錯愕。老人沒有理會,只是繼續說:「你問到人的價值問題。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曾經提出這問題的人,我們都會加薪給他的。」約翰聽到這裡,有點高興。他其實很想知道,加薪是加多少。但只是「嗯?」了一聲,注視著老人。

 

老人簡要說了一句: 「人的價值在於,他能夠知道人和造物者之間的界綫。」

 

約翰有點迷糊了:「先生,您的意思是甚麼?」

 

老人微笑著說下去:「創造者要你們成長,他鼓勵生物之間的爭戰。這樣,生命才會在競爭中得以進步。這就是你們經常需要打仗鬥爭而且不會快樂的理由。現在,是人類自覺成長的時候了。你們可能需要用自己的能力去成長。你們不可以試試另一種方式嗎?不可以在和平之中競爭嗎,不可以放棄鬥爭嗎?」

 

約翰有點茫無頭緒:「先生,您的意思是甚麼呢?」

 

老人說:「這就叫做智慧。如果你們有了智慧,也不需要再問造物者甚麼了。」

 

老人離去之後,約翰沈思了許久。他始終無法斷定,到底這老人是一個人呢,還是一個高級的機械人,又或這老人真的是造物者也說不定的。

 

下個月,約翰真的獲得加薪了。他很高興。

 

李察分享  20180329

leecha.blogspot.com